特侦组掌握高金素梅畸恋

  • 电视驱动
  • 2020-07-23
  • 800已阅读
特侦组掌握高金素梅畸恋

特侦组监听立法院总机引发的风暴持续扩大,根据法务部调查小组公布的调查报告,特侦组在2007年也曾监听立法院总机节费电话,据本刊调查,被监听对象是无党籍立委高金素梅,且对其个人手机也挂线监听,由于当时高金与已婚的李鸿源正打得火热,2人若透过手机情话绵绵,也会全部被特侦组同步掌握。

更惊爆的是,廉政署成立后,为了侦办一起贪渎案,曾监听一名情治首长,却意外发现他每3天就召妓1次的骇人丑闻,但因监听内容与案情无关,事后全遭销毁。

法务部十一日召开记者会,公布「监听事件调查小组」调查结果,除认定特侦组监听国会节费总机有过失之外,还揭露其他检察机关也曾监听立院总机多达十三次的惊人数字。其中,在二○○七年短短一年就发生十一次,有一件是当时的特侦组为了侦办一起贿选案,挂线监听立院节费总机。

本刊调查发现,二○○七年特侦组监听立院节费总机,是冲着无党籍立委高金素梅而来,当时她正在竞选平地原住民立委,遭检举有贿选之嫌。为查明案情,特侦组先挂线监听高金的手机,后来扩线监听立院节费总机,情节与监听立委柯建铭雷同,唯一的差别是,当时监听票是司法警察声请,由检察官审核,现在则改成检察官声请,再由法官把关。

只是,特侦组在监听高金素梅时,恰巧是她与已婚、现任内政部长李鸿源陷入不伦热恋时期。二○○七年前后,二人多次被本刊直击一同亲密出国、打球、唱歌及嗑锅,对外界眼光毫不避讳。这段轰动政坛的不伦恋,双方浓情密意,情话绵绵,显在特侦组监听期间全遭掌握。

更劲爆的是,除了政治人物遭到监听外,连情治首长也受波及。知情人士透露,法务部廉政署成立后,为了侦办一名情治首长的贪渎案件执行监听,却意外录到他召妓的重大丑闻。令办案人员咋舌的是,这位首长平均三天就召妓一次。只是上述监听内容,不管是政坛恋情还是官员嫖妓,都因与原本侦办的案情无关,事后承办单位均依《通讯监察及保障法》予以销毁。

工作换选票 启监听

法界人士说,检察总长黄世铭在监听到与贪污无关的案外案时,竟然不予销毁,还把关说的监听译文直接向总统报告,已经违反《通讯监察及保障法》。而同样是法务部所属
的机关,都是负责肃贪,一个是最高检察署特侦组,一个是廉政署,却有二种不同的作法,新任法务部长罗莹雪势必得先面对内部对监听法歧异的头痛问题。

高金素梅与李鸿源是从二○○六年开始交往,当年西洋情人节隔天,二人一起到高档义大利餐厅吃饭,虽然席间还有其他友人,但二人不时有眼神、肢体接触,结束后李鸿源还用公务车载高金离开。同年五月,高金与一群朋友去荷兰,巧的是,李鸿源也去了,二人还在荷兰见面。

同年七月,本刊更直击李鸿源与高金在北京的酒吧同欢,高金不仅对李唱情歌,离开时还一同搭人力三轮车,紧紧依偎。第二天二人同时出现在北京首都机场,不仅在机场餐厅亲密共食,李甚至贴心地餵高金吃东西。二人上了飞机,紧邻而坐,有说有笑。李鸿源不时牵起高金的手,累了就头靠着头睡觉休息,彷彿热恋中情侣。二人的恋情曝光后,从一开始的低调,转而大方,二○○七年同游印尼,就连搭机返台,也大大方方一起出关,不像○六年从北京回台时,还一前一后分头出关。

稍后,本刊收到读者提供二人亲密照片,一张是二人在情人节脸贴脸,高金表情笑得开怀,一张则是七月共游北京风景名胜,李鸿源还勾着高金的肩。就在二人高调交往的同时,特侦组悄悄盯上高金素梅。本刊调查,特侦组接获情资,怀疑当时正在竞选立委的高金素梅,涉嫌替选民向经济部水利署施压,关说特定的原住民争取河川巡守员的工作机会,涉嫌以「用工作换选票」进行贿选。

据了解,特侦组侦办时,先是监听她的手机,后来发现她的助理用立院节费电话打到水利署,谈论水利署提供原住民临时工的员额,所以也扩线监听节费总机。当时监录的光碟一样是空白,完全没录到声音,但她本人的电话则有监录到声音,使她与李鸿源的情话绵绵,都逃不过被监录的命运。

千万可疑款 还房贷

监听一段期间后,特侦组在二○○七年十二月选举前夕,大规模搜索高金素梅的立院办公室及院外服务处等多个地点。不过,高金当天就出面驳斥,强调她是接获二十多名第一期河川巡守员的集体陈情,希望续任,她只在陈情书上盖章,请水利署官员带回,并未要求一定要续聘;而且二十多名陈情人中,有六人未获录用,何来施压关说。

此外,特侦组当时还查出高金素梅的相关帐户有千万元可疑资金,不久她就用这笔钱还了台北市温州街的房屋贷款;一年后又以弟弟高金建华的名义,买下台北市长安东路及大直二处市价共一亿二千万元的豪宅,外界盛传她是买下来要当爱巢。事件曝光后,高金把大直豪宅以原价退给建商,只留下长安东路豪宅。